甘肅

鳥窩的溫度

2021年04月09日 10:46:05
來源:鳳凰網甘肅綜合

原標題:鳥窩的溫度

陳學仕

出門在外,最喜歡看車窗外的風景。

我的目光,時常停留于那些樹杈上的鳥窩。它們像一只只黑色的燈籠,掛在空寂的樹枝上;又像一只只深邃的眼睛,靜看滄海桑田、白云蒼狗。

那些鳥窩,它們的主人到底是誰呢?

在老家,最多的鳥兒是麻雀和喜鵲。麻雀是平民,喜歡將窩墊在農家廊檐下的縫隙里,因此,它們簡陋的家也常常被調皮搗蛋的孩子們破壞。喜鵲喜歡高飛,總是將窩搭在高高的楊樹上,俯視四野。有時候也能看到老鷹和烏鴉,但從來沒有見過它們的窩是啥樣的。

這一個個站立在楊樹上的鳥窩,多半該是喜鵲的家。

有的地方,一連幾十棵樹上都沒有一個鳥窩,顯得冷清。而有的地方,鳥窩接二連三地立在樹杈上,相互凝望著,讓人心生歡喜。

看到幾個鳥窩的時候,就像是看見了一個村里的幾戶人家,或者是一戶人家的幾個孩子。有時候,一棵樹上有兩個甚至是三四個鳥窩,層層摞起。摞著兩個的,像是吊葫蘆。而那三個四個的,又像是串起來的糖葫蘆。深秋后風多,常常刮得太陽隱了形,村莊靜了聲,鳥窩在樹杈上顫顫巍巍的,我真擔心它們會掉下來。但它們終究沒有掉下來,依然頑強地站立在樹杈上,讓我們不得不贊嘆這些天生的建筑師的本領。

曠遠的田野上,那些鳥窩或高或低、或多或少地立在一樹樹落盡了葉子的枝干樹杈上,讓你不由自主地想起“朱”“杲”“果”等漢字的甲骨文、金文寫法,也想起“守株待兔”的寓言、“杲杲日出”的詩句,以及先民們風餐露宿、在樹上采集野果的生活,祖先有巢氏教百姓構木為巢、躲避獸害的故事。

有一次,看見在一片空地上,有一棵楊樹斜斜地長著,像快要倒過去了似的。但在樹頂上有一個鳥窩,恰好直對著樹根的位置。這樣一來,這棵樹的重心便立即穩了,你再也不用擔心它會倒過去了。

還有一棵樹上搭了三個鳥窩,而緊挨著的一棵樹上則有五個,這些鳥窩攢三聚五地散布在樹杈上,疏密有致,顧盼生情,好似一幅宋元古畫。而它們自身的形狀或圓,或橢圓,或圓圓相連,也有一種獨特的韻致。

一棵樹是孤獨的。一個鳥窩也是孤獨的。一棵樹上搭了一個鳥窩,這棵樹便有了生氣,整個世界便有了溫度。

一個鳥窩就是一個家。每次看見那些個鳥窩,心中就升起一縷暖意。

沿河西走廊西行,越往西,祁連山上的積雪越厚,戈壁和荒漠的面積也越大。那是億萬年時光造就的博大和曠古。2015年我們開車去敦煌,第一次看到一望無際的黑色戈壁,還有孤單地站立在戈壁灘上的烽墩,而當我們抬頭看見一棵大樹和上面高聳的鳥窩,便覺得雙腳有了力量,內心也升起一股回家般的溫暖。

(甘肅日報)

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,天天影视涩香欲综合网,亚洲春色579vvcom,chinesemature老熟妇中国 网站地图